悔之皆晚>玄幻奇幻>贼他妈坏坏 > 二十三、
    二十三、

    程案从始至终都不太清楚自己对祁策是怎么样一种感情。

    一开始就过于怪异。

    从祁策这个人本身到他对程案做的一切,再到如今无数莫名其妙产生的感情,对程案来说都怪异得如同光怪陆离而荒诞的梦。

    不容易挣脱,且越往后滋味越奇妙,也越难挣脱,程案觉得这梦更像是藏了一片瘴气浓重的沼泽地,没有防备就踩了进去,然后开始往下陷,长时间置身于温柔的瘴气里会让他无法思考更多,温暖舒适的沼泽泥也让他不再愿意去触碰冰冷的空气。

    沉沦到最后当然没有好结果。

    程案没有勇气去尝试更多,所以走得毫无声息,干脆利落。

    相处时有多缠绵火热,离开的时候就有多果断无情。

    归根结底,只是不相信会长久,也承担不了真正沦陷之后再要分开的痛苦。

    他很现实的,也会想很多。

    看起来无所谓,其实最有所谓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