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之皆晚>玄幻奇幻>贼他妈坏坏 > 十四、
    十四、

    毫不掩饰欲望的话如同一根尖锐的刺,‘啪嗒’一声戳破了两人之间假惺惺假正经的薄膜。

    戳得程案都有些发懵,脑袋里开始飞速思考着‘凑在人耳朵边说话’和‘我硬了,想操你’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的必然关系。

    思考出来是没有的,得出来的结论是祁策这个人果然还是本性难移,没能正经多久就又露出色情狂大变态的嘴脸了。

    程案大概也是越活往娘胎里去,听了这话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愤怒得想要打人骂人,而是心惊胆战,打心底瑟瑟发抖的那种心惊胆战。

    等祁策在一幢房子门口停下,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开门,程案四下打量一看,更怵了。

    “你....你不送我回家吗?”

    声音微弱,听起来居然有些可怜,要不是背着他不方便,祁策都想摸一摸程案脑袋。

    “送。”

    程案刚松下一口气,就听他继续说:“明天送,今晚先住我这儿,明天早上送你去医院看看伤,看完了再送你回家。”

    说完,没等程案坚决抗议,祁策已经利落地把门一开一关,然后落了锁,大门严丝合缝关起来的清脆声响让程案产生了一种将会见不着明天太阳的错觉。

    十四、

    毫不掩饰欲望的话如同一根尖锐的刺,‘啪嗒’一声戳破了两人之间假惺惺假正经的薄膜。

    戳得程案都有些发懵,脑袋里开始飞速思考着‘凑在人耳朵边说话’和‘我硬了,想操你’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的必然关系。

    思考出来是没有的,得出来的结论是祁策这个人果然还是本性难移,没能正经多久就又露出色情狂大变态的嘴脸了。

    程案大概也是越活往娘胎里去,听了这话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愤怒得想要打人骂人,而是心惊胆战,打心底瑟瑟发抖的那种心惊胆战。

    等祁策在一幢房子门口停下,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开门,程案四下打量一看,更怵了。

    “你....你不送我回家吗?”

    声音微弱,听起来居然有些可怜,要不是背着他不方便,祁策都想摸一摸程案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