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之皆晚>都市青春>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6 无情之道有情之剑(祁季下棋 不欢而散)
    横纵分明的棋盘上,黑白棋子如星宿错落。

    祁思砚观棋片刻,略一沉吟,便抬手执起一枚棋子坚定地下在了棋盘某处。

    此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已逾关塞之艰,一改方才还势均力敌的棋势。

    “不愧是你。此招虽险,却实在精妙!看来这一局,我又要输了。”季羡星轻叩桌面,微微叹息一声,语气中却全然不见将要输掉棋局的遗憾,反倒流露出几分欣赏。

    祁思砚冷声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切尚未见分晓。”?

    “你啊,一直如此谨慎。”季羡星笑着摇摇头,衔枚缓进,黑子落下,仍没能破得了局。趁着对方举棋不定,他斟酌再三开口道:“返回宗门之前,我去了趟祁家。”

    “是吗。有劳你专程造访一趟。”祁思砚神色冷淡,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季羡星知晓他从小离家修行,对于家族并无甚深厚感情,早已料想到对方会是如此反应,于是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说道:“我向祁家下了聘。”

    此次联姻,他稳操胜券。即使祁思砚不愿,他也有办法让祁家低头。

    话音未落,只见那执白子的素手在空中一顿,半晌又将白子放回了棋篓中。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雪衣青年眉头微蹙,目光冷冽,浑身犹如覆上一层冰霜。

    横纵分明的棋盘上,黑白棋子如星宿错落。

    祁思砚观棋片刻,略一沉吟,便抬手执起一枚棋子坚定地下在了棋盘某处。

    此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已逾关塞之艰,一改方才还势均力敌的棋势。

    “不愧是你。此招虽险,却实在精妙!看来这一局,我又要输了。”季羡星轻叩桌面,微微叹息一声,语气中却全然不见将要输掉棋局的遗憾,反倒流露出几分欣赏。

    祁思砚冷声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切尚未见分晓。”?

    “你啊,一直如此谨慎。”季羡星笑着摇摇头,衔枚缓进,黑子落下,仍没能破得了局。趁着对方举棋不定,他斟酌再三开口道:“返回宗门之前,我去了趟祁家。”

    “是吗。有劳你专程造访一趟。”祁思砚神色冷淡,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季羡星知晓他从小离家修行,对于家族并无甚深厚感情,早已料想到对方会是如此反应,于是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说道:“我向祁家下了聘。”